DSC05632.jpg

 

01

 

南方的海,南方的藍。

 

車經枋山沿海,早起的假日才剛剛甦醒,原本還遙遠著的大武山漸漸往海岸靠近,而我們,也在公路旁的超商前停靠。

 

走近堤防時,一片無盡的藍,耀著無雲的晴朗。

 

彷彿身旁嘈雜的人聲都隨風飛散,啊真的好久沒這樣看海,那時這樣地想。赤炎炎的天,白花花的浪反覆拍著沿岸,灰的碎石子鋪展著往兩側小座山丘延伸,單調的顏色,卻像是某種澄澈的信念,在看來淺淺的波紋裡,醞釀。

 

無須提防,只要凝視這片海。像是認真看著,你眼底那彷彿無波而寧靜的海洋。

 

往南方的路上,遇見這樣一種,近乎於純粹的藍。

 

DSC06049.jpg

 

02

 

「到海邊了!」繞過恆春的舊城牆,沿著一路直奔墾丁佳樂水。在路旁停車,立刻換上夾腳拖鞋,探入一旁草地裡的小路。

 

快到的路上,最先看到扛著衝浪板、曬得一身黝黑漂亮的女子走來,或是另個女子戴個大草帽、細肩無袖上衣的輕便衣著,好似城市的一切拋往後頭,開向大海的國度。

 

遠遠看見湛藍的海,在草地之外,海平面上飄浮著淺淺的白雲,岸上的棕櫚葉隨風輕擺。走著走著,彷彿漫步在某個海島,天空晴朗著藍,不由得要摘下墨鏡,親眼見見海天的顏色,那樣耀眼發亮。

 

沒多久就要轉向旁邊小徑,走下港口沙灘。這裡不過是對佳樂水的偷看,短暫停留,悄悄記下如此的藍。

 

也許,多半時候也是這樣,偷偷地摸索你生活的樣子,偷偷地看。

 

 

DSC05643.jpg

 

03

 

是海!滿眼的海,深深淺淺的藍,終於在夏天結束以前,來到夏天的太平洋。

 

也許是第一次,真正來到佳樂水的沙灘。

 

一波波接連拍上海岸的浪花,層疊著日光的藍波綠影,只見遠處等待浪頭的衝浪客,零星幾個漫步的人,與前方一望無際的海。

 

如果沒有真正來過,如何能夠輕易消說。並不感嘆人潮少了,也無所謂沒落,更欣喜於這樣只聽見海聲、不受別人打擾。

 

海,一直都在。海岸依然迎著月升或日落,等待著起落的海。

 

你也是嗎?你會知道那裡的晴朗,這裡的我,都是等待。

 

DSC06014.jpg

 

04

 

浪跡,未竟的夏。

 

站在佳樂水的海灘,那長長的浪,一道接著一道,在綿延的沙灘上化為泡沫,然後退去。

 

看似來去自如,卻還是留下什麼。撫平了岸,濕了沙。

 

面對你的時候總是這樣,以為能夠從容,卻在浪與浪之間,濕透慢慢陷入的自己,而不肯走開。

 

無盡的海,天涯。

 

DSC05988.jpg

 

05

 

遠方的海上盡是衝浪的人。佳樂水是墾丁衝浪的名點,不只夏天,秋冬也有著不少的衝浪愛好者。

 

海洋與天空近於同樣的藍,晴朗的海,多了無以言喻的深色,帶點沙的淺褐,在陽光裡閃耀著。

 

那不是征服,而且和浪與共。

 

我們都是等浪的人,等著站上浪頭,無論叱吒,抑或翻覆。全心全意等待,而後投入一次大浪來臨的時候。

 

比海更難得,比浪更洶湧的,是你的人。

 

DSC06064.jpg

 

06

 

記得上次是下著雨的冬日,在船帆石正前方,聽他們的故事,聽他為什麼來到這裡,還有面向大海的早餐時刻。

 

忽然幾輛水上摩托車轟然而過。

 

奇岩怪石不知道是從什麼時候起成了景點,其實更意外的是沿岸的珊瑚礁地形,遠處慢慢靠近的人們看來如此渺小,卻好像誰都帶了某種征服的意欲。

 

噢,是這裡啊。大概是知道可能會遇到而真的碰上了,不怎麼驚訝的樣子。

 

到底不曉得,如果下次某處遇上你該怎麼表情。也許石頭一樣。

 

DSC06083.jpg

 

07

 

他們潛下,那淡淡的金色陽光,與透明的海。

 

走來人不多的砂島,旁邊貝殼沙攤已經圈起養護,另一邊看來多是珊瑚礁岩的海岸處則依然能自由下水。還沒踩進海水,看著遠處的父親教女兒游泳似的身影,戴上蛙鏡、反覆練習,兩人一下沒入,一下探出海面,笑得開心。

 

很多嘗試的開始,也是笑著這樣開心。

 

像是第一次,跟你約見面時不知不覺的靠近。像是好奇,像是走著沒來由的安心。

 

需要更多練習。慢慢了解你喜歡的,你偏愛的,與你聊著發現的,慢慢了解你。

 

DSC06190.jpg

 

08

 

拾起一片心,逆光剪影。

 

那時拿著拍了許多特寫照,放在珊瑚礁岩的凹槽裡,米白的心型岩片,如同一種純粹的心意,靜靜放著。拿在空中,背對著開始暈黃的夕陽,從心上的角,透出乍現光芒。

 

以為要將它看仔細了其實是不敢真正凝視太陽。

 

我想我是不怎麼懂你。總是不能習慣你的頻率,你的光芒,你的不冷不熱,儘管相隔一座時間的海洋,而迷戀這種短暫的接近。

 

將自己的心,完好的,獻給了漸漸清晰的你。

 

DSC06237.jpg

 

09

 

那時候,金黃的光芒奼了紅。

 

遠行的船舶彷彿回航,太陽也正要歸巢,整個世界亮晃晃的,海浪成了呼吸,起起伏伏的,漫過海岸的珊瑚礁岩,那樣輕柔地,漫了腳踝。

 

只是這樣看著,就不能自己。好似晃漾著浪拍的海,等待,近於黃昏。

 

如果太陽終要親吻海洋,日夜才能錯身交替;如果在夜裡揣懷著你,是不是能夠夢得安睡的自己?

 

日落前,這裡的海如此涼沁。

 

DSC06260.jpg

 

10

 

夜深月圓時刻,在鵝巒鼻燈塔的公園裡,慢慢走著逛著,彷彿是為了等待朦朧的月浮現。

 

才想起那天是中秋,燈塔迴轉著光束,打向那夜裡不易親見的海,看著遠方的圓月,草地上的人影也漸漸有了輪廓。曬著月光的散步,沒有什麼需要的,漫無目的且走且看,原來都是自我。

 

那時,有些想念墾丁,想念深夜酒吧旁微晃的燭火,散慢的聊天與門外的星空,想念輕輕拍掌的小貓與害羞的狗,與那個面海房間的藍海藍天。

 

記不得那時如何想你的。夜晚彷彿才是我們的時間,我們的聊天,在空蕩的夜裡彈跳出你的名字,而特別。

 

月升的時候,想來是如此清潔。總是在不同維度裡存在著一種之最,我想知道的是,你會不會,成為新的象限。

 

 

11

 

濛濛煙雨,山水如畫。霧裡淡去顏色的山,模糊了海,氤氳了天空,淡得彷彿沒有。

 

那天早晨醒來就下起了毛毛雨,沿路看見不少準備前往海灘,或是浮潛起來的人們在路旁走著,帶有幾分好奇,張望著小路旁的村落街道。

 

總是記得這樣一個名字,萬里桐,帶著詩情畫意,其實平常不過。在廟埕前方的堤防旁走到潮間帶海灘,沒見到放晴的天空,卻有著某種秋日的迷濛,陰霾得溫柔。

 

像是惺忪睡眼微微瞇起,在瞳孔裡慢慢習慣早晨的光線,點開半夜裡傳來的字句。

 

霧裡澄明,餘波漾漾。像是夢裡還未記得的時候,側過身,矇矓地描摹著你的輪廓。

 

 

12

 

離開水面的時候是一片藍的放晴,在原本下著毛毛雨的海邊。

 

這是第一次浮潛,儘管有過一次綠島的潛水,但沒曾用過浮潛的面鏡,剛入水還有些不習慣,但跟著走入海水的時候,彷彿身體還記得,海的湧動、魚的優游,以及透過鏡面放大的海底世界。

 

入海先是感覺到海水的鹹,慢慢看見魚群,些許珊瑚或是礁岩,已經不像是第一次潛水那樣帶點畏怯,能夠自然看著有時游近的熱帶魚類,而更渴望下潛;漸漸有了日光,粼粼波瀾間,擺尾時有斑斕,潛下時有豔麗,似曾相識的顏色與姿態,至於更深處的海底藏著什麼就無以親見。

 

遠遠山水飽和了點晴朗,陽光與藍天映入,走在珊瑚礁岩之間,海水是溫涼,不完全的透明,像是一種還未模糊的曖昧,淡淡的,彷彿澄清。

 

算不上關係的彼此,也是如此。看見你也看不見你。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JennyElin 的頭像
JennyElin

JennyElin

JennyE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