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SC02802.jpg

 

61 蘭芳園

 

從太平山頂走下來一併帶著的地圖冊裡記錄著這間奶茶出名的老店,順著路繞過施工的路口就看見等待點單取飲料的人潮,帶點涼意罩著薄暖外衫剛好的下午時刻。

 

凍奶,正好一杯冰涼。是在香港怎麼喝都喝得到的奶茶味道。

 

匆匆接了網路來的電話,坐在手扶梯下的階梯,地上的鴿子飛來走去,剛剛好歇息的片刻。解了渴,就能繼續走回原本的路,卻也不會是原本的路。

 

DSC02808.jpg

 

62 街頭照牌

 

眼花繚亂,橫生疊錯,招牌幾乎掩去街道大半視線,即使記不得街道名稱也能一眼認出香港。

 

如同高樓群起爭相調整天際,廣告招牌也從道路兩旁往中間架上,深怕被隔壁的招牌擋住而升降,管你是油漆、攝影或鍋物,彷彿是寸土寸金之地,爭得空隙才能生存的縮影。

 

DSC02813.jpg

 

63 地上電車

 

等車間隙。離開中環舊城一帶,往地鐵站的下坡方向,搭上一班叮叮車,一段票,不限距離。

 

其實想不起來當時看到的電車外觀,但等待時候看著一班接著一班進站的車廂,各式銀行或百貨或活動的滿版廣告,交錯的顏色與包裝,成了以城市鐵道為路徑的移動式廣告,色彩鮮艷卻再也看不到電車的樣子。

 

過一半的路口,卻來錯了反向車站,於是尋求離開。多希望,有些錯了的來歷,也能再過另一半的馬路,也好,也還好。

 

DSC02827.jpg

 

64 一瞬

 

渴望留住彼此錯身而過的一瞬。

 

坐在電車上層的最尾端,看著後方的街景向更遠的地方退去。鐵道從皇后大道切換,與三角地帶的建築貼身側近,在某個路口看著從高樓的鏡面外牆折射的光線,那時對面空落的三個座位還沒有坐人,反向電車接連經過,如此顛簸,卻好似某個忘了終站的電影情節,加速疾駛而過。

 

相遇,都是在毫無知覺的時候發生。然後在快要發覺的時候,唰—唰—唰—地,模糊焦距,直到未能記起。

 

DSC02834.jpg

 

65 狹光

 

日光乍現,高樓狹隙之間,站在那個定點才能看見。

 

電車刷票下車來到天后站附近,維多利亞公園,如同動植物園裡看見的喬治國王人像,公園入口就是維多利亞女王端坐寶座的姿態,旁邊盡是運動球場,往後走則是大片草地與慢跑的林蔭道。

 

走幾步忽然感覺到那道光,宛如花束從高樓之間迸出光芒,而鄰近高樓映射著如浪的金黃光影,目眩神迷。拍完照才發覺兩個男子正在一來一往拋接著,而光,也彷彿隨他們的腳步與進退游移著。

 

空曠的運動場,專注的時候,只看得見從你手裡傳來,飛騰的弧線即將落下的位置,然後伸出手穩穩接下。

 

DSC_6847.JPG

 

66 樂文書店

 

在喧囂崢嶸的城市裡,上個樓,就遇見另一個時空的閒散寧靜。

 

出了公園後,穿行銅鑼灣道,在眾多招牌之間看到了藍底白字的銅鑼灣書店,但早已歇業。轉了方向,改往鄰近的樂文書店,推開門是帶點懷舊氣息的小間書店,架上多半是熟悉的台灣出版書籍,後來才知道樂文是以台灣書為特色;留連許久,無意間在等待出清的架上認識了香港的雜誌《字花》,也翻閱曾經聽過講座的香港詩集,打發了好半時間。

 

其實都是透過別人的眼,重新看見自己,才能明白那些為人珍貴的原因。

 

 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JennyElin 的頭像
JennyElin

JennyElin

JennyE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