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SC00334.jpg

 

遠觀不比知曉,曉得不比認識,識得不比熟悉。

 

在那個連結點開之前,沒曾想過要到這樣的地方,以為那些都是屬於某些年紀的人們;正準備填單時候,卻發現都滿額而想著是否轉移陣地,在猶疑的星期一來了消息。於是來到了那個沒曾想著能夠踏進以為終究在外邊圈繞的境地。

 

像是一場恍惚的夢,虛浮,而美麗。集結多少那些書冊上的姓名,詳細敘說的提綱挈領,來自人生的真感實意,交錯虛構的能否論辯,新時代解構線性的透徹洞見,遊於文字,擅於文字,舞於文字的搬演自如。

 

而多少新認識的名字,像是卸下層層過往積年累月而築起的人際,彷彿能夠真正談論自己。擁有那些相似的交集,喜歡同樣的電影節,喜歡同樣的書寫者,喜歡同樣的音樂,或者未曾知曉的觀點、作品或方式,儘管感覺到貧乏,卻又何其慶幸,往某個方向更為靠近的踏實。

 

過了橋,探進了門,彎進那片前人栽植的那片花園,在晴空之下,在樓閣之前,在階梯之上,找到一個安坐的位置,仰望著漫天的光。

 

DSC00369.jpg

 

繁華如花,燦爛如光。

 

探入與霧峰林氏宮保第相連的廳院,戲臺疊瓦赤紅了昔日榮景,書香雕梁,武藝畫棟,刻鏤著那些輝煌歲月的細緻與繁複,廊下多少文人雅士前來聆賞,臺上多少歌舞戲曲在此昇平。

 

曾經前世未能相忘的伊人,諾許今生重遇結縭,然而百年流變,早已杳然如煙。

 

DSC00355.jpg

 

大門不出,二門不邁。門楣上提著宮保第的燙金字樣,兩扇門以礦彩繪上神荼鬱壘,一落落院厝向裡面延伸,最遠落在第五進的掩上的門。

 

自裡而外的大門、二門,恰是第四與第五進之間,而這道女兒牆內的門埕就是早期女眷深居的界線;卻沒想到這樣沿襲中國傳統的家族,後來出現一位林獻堂,不僅鼓勵女子受教育、參與演講會,家族合照也禮讓女性在前,環遊世界後更與他的兒子辦學校。他之所以有名,不單是來自霧峰林家,而是與台灣歷史進程緊密的相連。

 

正午陽光正盛,歷經地震後塌掉的那道門,旁邊築起紅磚牆,與周圍廂房上的屋瓦相襯,也彷彿隱約呼應林獻堂打開的一扇門。

 

DSC00372.jpg

 

圓為規,方為矩,入了這門便要懂得規矩。

 

DSC00374.jpg

 

戲如人生,而浮生若夢。

 

夢裡的一面之緣,那人身著瀟灑衣衫,澄亮的眼瞳,明亮的眉宇,好似曾經哪裡見過但其實沒有。記不起,只能在真實人生淡忘。

 

DSC00381.JPG

 

大紅燈籠高高掛,「寧可一思進,莫在一思停。」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JennyElin 的頭像
JennyElin

JennyElin

JennyE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