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前日期文章:201207 (4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七月底,她帶著準備寄出的掛號限時信件,經過捷運站出口,在不起眼的角落站著一個前背幾本雜誌的男人,早已刮風飄雨的時候,人們匆忙撐傘奔過十字路口,他不曾主動推銷,怎麼兜售出去呢?
 
那時看著郭采潔封面的七月號,她預定好八月一出刊就要買,在郵局寄信窗口等候的光景,口袋裡是公帳寄信用的鈔票,自己皮夾中的鈔票也不多,熬著漫漫的等待,以及猶豫。
 
每個在街口發傳單的年輕男女有禮地說著謝謝,遞出等你收下的薄薄一紙。
 
走出郵局前,把一張紅色百元鈔塞在另一邊口袋,風吹得大傘歪扭,奔趕著穿越緩步的人群,她怕慢些紅燈就亮了,再慢些就買不到雜誌了,更慢些那一眼殘疾的男人就只能在冷雨中苦候到六點還賣不出一本。幸好,雨還不大,她確認般問著是八月的嗎?他莫約制式回答八月李心潔,用備妥的鈔票一張交換他的雜誌一本,然後衝過倒數計時的斑馬線。
 
晃到另一個書店門口,缺乏冷氣豢養,難得人煙稀少,不然多少人為了標誌自己的休閒文藝氣息而遊蕩其中?一出店門口,坐在玻璃牆邊人行道上的老伯用力丟出空的飲料杯,是洩憤嗎?或者怨嘆?
 
當她經過,老伯左手邊的地上是一袋數本和她袋子裡同樣標題封面的雜誌。穿著整齊的男男女女繼續撐傘逛街購物,而她也顧不得雨勢,倉皇走過路口,踉蹌上了公車。

JennyE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傍晚六點,沒有乍射橘紅的霞光,卻在另一邊的天空出現一道巨大的彩虹,那是一束繽紛的花,看不見捧拿的雙手,穩穩地向著妳,等妳接下。
 
妳預計要往河岸走去,找個可以看夕陽的好位置,往彩虹的反方向。
 
為那景色震懾,陰霾整日的天空異常乾淨,透明般的藍色,襯著彩虹,在妳走出建築物的門口,最是清楚,換個地點就稀薄了。往日落方向走去,妳不禁回頭,希望彩虹總是清晰地守在妳背後,很怕一個回頭,就看不見。
 
這次,不再是完整的拱形,殘餘卻鮮明,不是妳不肯接下那一束花,而是害怕,那束是不曾存在的花。

JennyE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穿上新的衣服褲子,紮上馬尾,撥弄剛剪的瀏海。
 
要微笑,要點頭,要有禮,要勤快,要幹嘛,要幹嘛,被社會訓練成反應靈敏,各種細節內化成自動程式,不能出錯。不斷分析另一個人的行為舉止,那是教養,美名的馴化?標準作業流程,逐一複製到新出品的職場機器人。
 
接聽電話熟練如錄製後的親切答錄機,以一坪的座位為縱橫軸線的交點,瘋狂在四個象限裡發射直線曲線,直到妝脫光的下班時間,斂起快速的手腳,緩步慢移,撐傘走到城市的邊角地底。
 
麻木呆滯,望著高架捷運沿線的高樓墳墓,一邊住著活人,一邊住著死人。
 

捷運坐到最底站,手扶梯的反方向來了一群同色上衣的人,默默發覺好幾張臉都認識,心裡懇求不要被認出來,逐漸經過,熟的不熟的都沒發現,他們繼續往上,在乎的沒看見,不在乎的也沒,當願望實現的瞬間,緩緩往下的手扶梯送到出口,其實希望的,騙誰?


JennyE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剛剛本來想傳簡訊給你的,才發現換過的手機裡沒有你的號碼,印象中有件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講,例如生日快樂、我愛你之類的等等,雖然現在覺得不講也許才是好的。
 
空白的記憶體,沒有辦法複製前一隻手機的記憶卡,多少串陸陸續續存進去的號碼,幾百張看起來極為相似的笑臉,只有舊手機記得了。人出生時的腦子裡,有另一個人的記憶嗎?那些時而模糊時而清晰的臉,在你眼前閃現,太多街道巷弄山光水色,你分外熟悉,但你不確定你是不是偷偷複製了誰的記憶體。
 

打字很慢只是因為不習慣,用來表現語氣的詞都逐一省略了,噢想起來了!只是想傳個簡訊說我換手機,然後問你,手機號碼多少?


JennyE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