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前日期文章:201206 (5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 
     「 說謊的人要吞一千根針喔 」
  
什麼是真正的誠實?
 
對於不同人有不同的誠實。她不說,不是欺騙,只是沒有對你說的必要。她如此解釋,你不願理解或相信,你不接受隱瞞,這是你的堅持。
 
她看過你和誰合照,她看過你和誰對話,她看過你和誰並肩,你沒預料的她都看過,她只是不願說破。那一晚的上坡路,是你陪她走的,當她擔心後面腳步聲接近,你一和她說話,她嚇了一跳,心裡是高興的,沒想到是認識的人,而且是你。
 
擅長偽裝,她已經習慣她最外層的膜,沒有人能穿透,然後握到她的手。差一點,你靠近的時候,膜就消融。

JennyE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有人對花粉過敏對毛髮過敏對蝦蟹過敏對牛奶過敏對......
 
你對艾過敏。艾是空氣裡紛飛的花粉,艾是細碎散落的毛髮,艾是熟了就紅透的蝦蟹,艾是乳白順口的牛奶,艾是任何東西,讓你過敏。
 
你說,你盡量不碰,艾也會來找你。獨立的艾,需要一個停留的地方,但艾不曾住下,艾隨時離開,所以你不敢輕易接受,於是,艾站在你的門口,最後你開門,讓艾走進來,給艾一間空房。
 
艾說,艾一直都在,你注意到,你忽略掉,艾都在。艾經常偽裝,別人也常假扮成艾,艾怕你分不清楚,總在你醒來前一秒在你耳邊低語,免得你醒來就什麼也想不起。
 
你怕你只是過敏。有時,你希望你過敏,對艾。

JennyE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妳墜落了。妳不再清醒。
 
在矗立的高塔裡,向下望是密密麻麻的叢林,一襲白色袍子裹覆妳難解的內心,鮮紅圍攏脖頸,只怕日光太烈,灼傷妳的眼。
 
看了多少人面風景,妳的歌聲如此好聽,沒有人真正擁有妳,除了我。我要妳只看著我的臉、我的眼、我的一切,我要妳只為我歌唱,我要妳陪我入夢喚我起床。予取予求。
 
我不是太不在意妳是不是病了累了,直到妳墜樓。醫生說妳的顱內出血,必須放棄,昂貴藥材也救不起。
 

我知道,妳只是沉睡,比平常還久一點。如果我給妳一個吻,妳會醒來嗎?


JennyE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你被她抱著,抱緊了,就覺得安全。
 
瘋狂地跑在蜿蜒曲折的路,你總是往更危險的地方跑去,追逐在渾沌的世界裡,身上的衣服深淺凹痕是她手臂圈過的形狀,需要她的擁抱讓你記得些什麼,免得迷路。
 
別人問她為什麼是你,她說:「他不是最帥的,但他是我愛的。」
 
無法向誰說明你和她的關係,解釋多了,誤會也更多。你必須承認一個事實,你只是她夢裡的一個角色,她醒來以後,將不再記得。
 
※(2012/6/11)
她想著,是否夢過什麼人,一個她曾緊緊擁抱,然後閉上眼睛的人,那人的臉不曾清晰。不必清晰。
 
你可以是任何人,也不能是,你永遠不是任何人,她一旦想起你是誰,她的手就鬆開,退開。在你的世界,她是原點;在她的世界,你是終點。
 

看見你,她的世界,終結。


JennyE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黑色袍子,裹著一條亮色披肩,戴上學士帽,帽穗垂墜。
 
每一個穿著袍子的人,捧著花束卡片,拿著相機,找幾個也許不再經常見面的朋友拍照留念,由家人陪著在校園裡一一巡禮,哪幾天哪幾節課都在某棟建築,又有多少大大小小的事件已成過去,終於,你走到路的分岔口。
 
拋起帽子的一瞬間,飛揚,上升的是什麼樣的希望,下落的又是什麼樣的篤定,在你的手中,決定。
 

出了這個門就是另一個世界了。

 


文章標籤

JennyE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