淡藍色,灰白色,在午後三點半的落地玻璃窗邊看見了斜射進來的陽光。

嗯,從雲邊透出了模糊的圓形輪廓,用雙手捧取那一輪金黃色,以及圓桌上白色杯子盛裝剛沖泡的淺褐色綠茶,拉長的杯影超出桌沿需要幾塊略焦的餅乾了現在,坐在椅子上面向窗外。

陽台上,眺望盆地裡的蜿蜒溪流,高樓的上方已不是低重的雲層。


JennyE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