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前日期文章:201111 (3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 親愛的,我喜歡你在我耳邊低語,說著、唱著,永遠那麼好聽。你曾經問我要不要一起去看電影那些年。
 
你的,這些年,其實正在進行而尚未結束,電影配樂中的錯過,能夠使電影院裡的人哭得淅瀝嘩啦,你不會因為所謂懊悔或可惜而流淚。你問我,是否曾經有一個無上限簡訊來回的號碼,無論晴雨,都會在園遊會的人群中找到對方,奶茶一杯兩杯不會吝惜,更重要的是,你懂的,我懂的。
 
青春嗎?我們定義之後,才會知道正值期間或是已過,我想,那不只是數字區間而已,還有某些相關聯的事物同時存在,才叫進行。或許會對著別人的青春說羨慕,其實我們何嘗沒有?想要什麼,自己清楚,而後來如何,又是另一個故事了。

 

在多少急促緊張的密接時段裡,十分鐘打一封字數剛好的簡訊,不難,對方也是同樣速度回覆,漸漸地熟練按鍵的位置,連用字的順序都記得,僅管這是一片虛擬的土壤,厚植出的芽苗,等著澆灌。
 
電影我沒有看,小說當時看的心得已經模糊,我不知道當時點著九把刀官網連在小說的感動和想像,會不會因為經過地年月而發生了我無法預測的質變,或許是大雨成災,或許是大火蔓延,止休之時,會不會正好是心死之時?
 
誰都好奇別人的感情,談論自己的時候,究竟是炫耀?還是分享?又或是吝於多談?我們恨不得別人開腸剖肚、掏心掏肺,自己又想挖出多少供人參觀賞玩?這樣的心態,有些病態,但仍愛。會不會所謂信任是建立在故事講述的多寡上?原來有人懂我的,我們常常安慰自己,但是傾聽,和理解,不一樣,聽過就好而尋求刺激,和瞭解感受而回以相當,差別是?
 

夜深了,你的手機是否又添了她的簡訊?我剛剛已經關機。

 


文章標籤

JennyE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妳喝酒了,我晃了晃剩些許的透明瓶,早已退冰。
 
一早就像從真實入夢境般的醒來,赫然想起和妳約吃早餐,多久沒停的雨,似乎歇了,難得我腳上的白色球鞋未浸水。一樣某號餐,溫奶半糖,然後,坐著等餐,電視新聞播送著他人片段的人生,我好奇他們拍攝的理由、改變鏡頭的理由、採訪的理由和評論下標題的理由。
 
是不是要先預備好是一個人的行程,才會遇到另一個人加入?妳當了我一日的學伴,在這個預計好不會同好的場合,聽著一國一語言的種種,或許逗趣得讓人會心一笑,或許難以闡述確確實存在的現象,或許模糊懵懂而胡亂理解的一段話,至少餐點都夠餵養我飢餓已久的胃腸,慢慢咀嚼或囫圇吞棗,都感覺得道內餡和外皮的美好結合,哪怕是蛋糕捲肉鬆的偽壽司?
 
有那麼一個人從已經放晴的南方坐車北上,在稍稍見光的山城邊角會面,一鍋膳物溫暖被轉量溫度環繞的身軀,妳知道我,妳是我之所以存在的原因,我講著沒有某種邏輯性的話,原來我以為我能嘗試闖蕩,才發現妳一直都在,妳給予,不求回報,無法回報。在眼角餘光裡,你們是熟悉的路人,我沒招呼或驚訝,淡漠得好自然,你怎麼看待看見卻不見,不得而知;你在曾經直問我何已入座的建築物裡走動,沒有發現;妳隨著人愉快行走談笑,無所煩憂;你們都好也好。
 
目送妳上了公車會默默一酸,總會嫌路遠,其實怕失了勇氣,遁逃,不能永遠。我在入夜的水池邊,多少人慶祝過那些所謂年歲的快樂,燃燒多少用熱情助勢的火焰,你們在各自的圓圈裡,跳舞、旋轉、定格,每一場次的觀眾不盡相同,伙伴或增或減,滿足就夠了。
 
親愛的,我喜歡你在我耳邊低語,說著、唱著,永遠那麼好聽。

JennyE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天氣很好,好得讓人有點恍惚了。妳走來,長裙隨著步伐飄動,是否有一朵一朵蓮花在妳走過的足印下盛開?

在老舊校舍邊抬頭看見一朵心型雲,坐在不熟悉的食堂內,適合造訪,非久留。

張大春,紙上飛躍的點、橫、豎、撇、捺,好多事情不是看書就能懂,尤其是詩,如果可以,五言,或七言,蘸墨書寫一首。


JennyE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